上帝的视角

michelangelo-71282_1280

经验能帮助人少走弯路,但也会让人变笨。

经常碰到一些开放式的问题,没法得到答案,但问问题的人很想得到答案。

上帝的视角

和堂弟在图书馆外的广场逛,我说进去看一看吧。他说,我不想去。

他 20 岁,我不好意思勉强。我说我在他那个年龄的时候很喜欢看书,你为什么不喜欢看呢?

我觉得没用,他说。我没回他。停了一会儿,他补充一句,你觉得是理论重要呢还是实践重要呢?

可是每个人的自身条件,所处的环境都不一样。脱离具体的情境,现实性约束,去讨论答案,并不具备操作性。我想能够具备不受外部条件约束的,只有上帝吧。只负责提问题,不考虑实际可行性,问题的客观性,我认为这是上帝的视角。比如,假如给你一个亿,你会做什么?

我不知道,我对堂弟说。有人会说是理论,有人会说是实践,还有人会说理论与实践要相结合。他们都能结合自己的经历,给出相应佐证的理由。即使对某一个人来说,不同的阶段,感觉也是在变化的。不必去追求唯一且正确的答案,去思考对于目前的阶段,哪个是合适的,哪个就是重要的。

我哪里知道答案呀?这样的问题我又不是没有想过,一遍又一遍。起初觉得 A 是答案,因为有个人讲得有道理。后来觉得 B 是答案,因为有人讲得比前面那个更有道理。人们认为答案是 A 或是 B,往往是因为那个答案更接近他们的心智模型,愿意相信答案是 A 或是 B。

上个月,面试产品岗位,面到COO。他问我你觉得创业,最重要的3个点是什么?我说了自己的认识。他皱了皱眉头,我想听到渠道,市场方面的,他说。我意识到自己的答案没能接近他的预期模型,我也并没有意要那样做,我只不过讲的是自己的感受和总结。

我在思考,每个人问题角度不一样,特别是对于新鲜的事物。好比摸大象的例子,有人摸得多,了解全貌,而你只摸到了大腿和屁股,他比你了解得多,他就知道你掌握的程度,这个是问题不大。如果对方摸到的是其它的部位,交流的时候又不愿意接受你的观点,对方发现你的答案跟他的不一样,这就会产生分歧和问题。

选择和努力,哪个更重要?你愿意相信哪一个呢?

想通了,做产品时就不会执念于,用户场景和用户价值,哪个重要?

方法论

程序员是和机器打交道。程序 OK 不 Ok,跑一下就知道了,机器不会撒谎。产品经理就不一样了,总不能先让用户用,等到发现问题后再去改。所以在设计初的时候,你要想规避哪些问题,每一个处的设计思路,想清楚为什么要这样设计,不是那样设计。别人问你的时候,自然也能让人信服。

幸运的是有前人总结了很多方法,你不必非得实践再去获取经验。对于刚入门的人来说,能帮到你少走很多的弯路。没人想走弯路,到处都是「xx 天学会 xx」。对应到产品行业,有很多各种「必读书单」。

读书是好事,能开拓视野。糟糕的是有些入行的产品人会把它们被奉为宝典。就像武侠小说里,历尽千辛万苦,找到一本武功秘笈,以为只要对着其中招术,勤加苦练,自学也能成为一名江湖中人。还有更糟糕的是,听别人介绍了一本「如来神掌」,里面有讲需求分析,画原型,指点团队。看完之后,信心满满,随便提问,应答如流,有板有眼。

好吧,下山闯一闯江湖。来者第一招就是「阴阳指」,立马懵了,书里没有这招啊。管不了那么多了,打回去再说,「如来神掌第一式」、「第二式」、还没等到第三式手掌被击穿,举不起来了。

生搬硬套解决不了问题。方法论不是万金油,再牛逼的理论也有适用的局限性。拿「用户体验要素」的设计版式来去作产品分析,跟相信只要努力就能成功没什么区别。

质疑是思考的开始,解题的方法和答案不指一个,也许问题本来就是错的呢?我相信足够的用心和思考,也能提出方法论,有自己的一套思维体系,是否牛x不重要,重要的是适用性。

「更快的马」是伪需求吗

paint_brush

聊一聊「伪需求」。聊的原因,我之前对「伪需求」」的理解是模糊的,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。当我去尝试清晰定义「伪需求」,碰到了一些困难。需求是产品的源头,在这个地方是不能含糊的。

我想,那我先就着大家常见的讨论,去试着判别什么不是「伪需求」,然后再找到「伪需求」定义的理解。我认为这么做是可行的。举个例子,关于大众审美的。拿一件工业设计物品,随便找一人,你问他,这个设计漂亮吗?他给不出好的设计的定义,但能给出漂亮或不漂亮的答案。

所以,这里先聊一聊什么不是「伪需求」。

100多年前,福特公司的创始人亨利·福特先生到处跑去问客户:“您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更好的交通工具?”几乎所有人的答案都是:“我要一匹更快的马”。

很多产品经理说,「更快的马」是伪需求,用户的需求是「更好的交通工具」或者「用更短的时间,更快的到达目的地」。

「更快的马」是伪需求吗?我的理解,不是。

多数产品人对伪需求的理解是,「用户说想要这个东西,其实想要另外一个东西」。比如,「更快的马」的例子。用户说,我想要跑得更快的马。有产品人说,其实用户想要更快的交通工具。

「更快的交通工具」是对「更快的马」的进一步抽象,用户想要「更快的马」与「更快的交通工具」的诉求是一致的。只不过一个是表层的,隐性的。另一个是底层的,隐性的。「更快的交通工具」是产品对用户提出的需求的进一步解读,这考验的是产品经理的抽象能力与解构能力。

没错,如果产品经理只盯着「更快的马」,不论如何分析研究,也没法构思出汽车的创意。

「更快的马」的例子说明的是「抽象」与「具象」的区别,与伪不伪没有关系。从用户角度出发,提出的需求是具体的声音,没有伪或不伪的概念。

不必指望用户提出足够抽象的需求,多数人都做不到。面对具体问题,人们倾向于提出具体解决方案,而不是被当傻瓜。你要是口渴了,一般直接买瓶饮料,不太可能对着便利店老板说,跟我来个能解渴的液体。

「更快的马」就是具体方案,但不能因为不够抽象,打上「伪需求」的标签,来让自己显得专业。

另外补充一个常见的「伪需求」例子。学校附近宾馆生意很好,有很多男同学带着女同学要了一间房说是来复习功课的,老板想那就把房间改装成学习室,购置一些书桌,把床也拆了。结果,没一个学生再来了。

有人说,你看学生是打着「学习」的口号,老板错把「学习」当成学生的需求。我说,这不是「伪需求」,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学生的需求。

为什么上面讲了两个例子,来说明什么不是「伪需求」。我是想先从反面例子来弄清什么不是「伪需求」,有机会再写我对「伪需求」的思考,我对它的定义是什么。

如果从上面的「伪需求」的判断和理解能给到你一些不同视角,我觉得这已经有意义了。

阅读的思考

阅读的心态。

read-1342499_1280

一直喜欢看书,小时候接触到的课外书有限,兴趣点也有限,选择上没啥困难。上大学后,发现书的类目太多了,很多想看的书都没时间顾得上看。工作后眼界更宽了,想看的书也更多了,可业余时间更少,总是感觉读的书不够多。

分享两个故事给大家,一个是关于工具,帮助提升阅读力。一个是关于心态,帮助审视阅读的目的性。

kindle

2011年,上大学那会儿,kindle 还没进入中国,就买了它,价格比现在贵得多。当时购买的想法就是,有了这玩意,阅读效率能提升了好多,不说省下买纸质书的钱,多读书的收益都物有所值。

毕业的前两年里,买了不少纸质书。上下班,都会背个包,至少带上一本书,趁着通勤的时间,看上一会儿。纸质书太重,只会带上一本。工作的环境和心情也会影响你读书的选择性,但你不能随时换本书读。慢慢地,主要的阅读工具开始由纸质书向 kindle 转移。原先每年会看10多本书,最近的几年里,平的每年大概会读 30 本左右。kindle 充分利用了碎片化时间,提升了阅读量。

合适的效率工具能够都提升量的产出。

阅读心态

每年阅读 30 本,平均到每个月不到 3 本,不算多。尝试过几次突破这个数,两年都没实现。而我,希望自己的阅读量能有个提升。这个想法并不是为了追求量,主要是面临两个问题:

  1. 阅读的数量无法支撑对快速学习的需求。不像刚毕业,关注的内容垂直、有限。现在要关注的内容多,面宽,要阅读更多的内容来满足自身的需求。
  2. 阅读的效率及方法无法配合实践的需求。跟跑步一样,如果没有刻意的训练,注意方法的使用,就算跑得再多,想拿高分,还是不可能。

意识到上面的问题,是因为我在阅读质与量遇到瓶颈,我希望能改善这一点。当然,前提是保证阅读质量的情况下,避免阅读心态陷阱:贪多贪快。

老弟上网有个癖好,见到任何资源,觉得有用就下,电脑盘总是存得满满的。我问他,这些东西你都有时间看吗?他说,哪有时间哦,先存起来再说吧,说不定哪天就用上呗。

有天,老弟来我这里玩,突发感冒了,比较厉害,躺在床上休息。他的手机在旁边,放着经济学的音频。